这里利亚ouo
平时喜欢码点字摸个图什么的ww
请不要大意的来交朋友吧☆

No Title

写得十分仓促的文章,因为是作文限字1800

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今天的天空仍然是一样,淡淡的银鼠色,不只是天空,只要在这个城市中,世界就只能是这样的颜色。

那么就,说声告别吧,我所爱的城市——

如果多年后汽车可以在天空中飞翔的话,如果多年以后机器学会说话的话,那将会是一个便利的世界吧,我打心里是这样想着的,如果多年后科技依然能为人民带来幸福的话。

“愿世界和平。”

嘴角不自觉地向上扬了起来,我掸掉了些烟灰,看着烟灰掉下去后灰色融入灰色的那一刻,吸烟会让我冷静下来,大脑产生了轻微的麻痹感,口中吐出的灰白色的烟也渐渐和周围的灰色融为一体。即使抬头向前,无论仰望多少次天空,都是灰蒙蒙的一片,无法看见说不定也没有前方这种概念。

这座城市只剩下几个幸存者,剩下的人被死去的人寄托了期待,“一定要好好活着啊……”大家都急着逃脱牢笼。但就在几天前,连最后一扇窗户也被上帝关上了,外面对这里做了隔离决定,放弃了这座废墟,毕竟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是拖后腿的人。

上帝希望用导弹来祈求幸福,这座城市是受上帝宠爱的幸运儿,天使第一次在城市中降临了,城中的多数人被天使带走后去了天堂,留下了冰冷灰暗的世界,如同友人的心脏般,冰冷的——

“?”

废墟那边站立着的——是与灰暗的世界构成矛盾的少女,明亮的栗色的头发的少女,十分显眼的少女。她用呆滞的目光望着我露出微笑的同时也晃了晃手。

我把烟扔在地上,踩灭后走了过去,随后被地上的弹壳绊了一下,少女笑得更开心了。

“看见你真令人开心。”

“嗯?”

“两个人的话就不会寂寞了吧?”

“不论一个还是两个都一样,孤独又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东西,”我一脚踢飞了脚旁的弹壳,“被留下还真是令人十分痛苦的事情……”

“不被留下来的话,就看不到这样的景色了……”少女抬头望着天空,太阳光从乌云中泄了出来,空气中的灰尘在那丝阳光下跳着舞闪着光,“我啊,最喜欢灰色了,那是十分中立的颜色不是吗?黑与白的交接,绝望与希望,自信与自卑,不愠不火的十分温存的颜色不是吗?简直就是人生真实写照。”

“也同样是浑浊的颜色。”

“嗯——大概得,说声告别了,一生都只能活在喜欢的颜色下会产生审美疲劳的。”随后少女走了起来,向着曾经是出路的方向。“若是还能再会的话再继续聊天吧。”

“不要开这种不负责任的玩笑啊。”

 

一瞬间仿佛忘记了什么,脑中像闪着雪花屏的老电视机,我轻轻拍打着自己的脑袋,随后又用力地挠了挠自己的头发,想不起来——大概是太久没思考产生的思维钝化。算了,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的话就放弃吧。

这是在少女走后不久,少女离开这个城市不久。离开?她根本不可能离开。为了防止我们逃走,这个城市的大门口安置了全自动机关枪,比起导弹那简直就是小儿科的玩意儿,虽然还是会让人致死,像第一批离开的人一样。是啊,我看见了,并且也感受到了——友人的,逐渐冰冷的心脏……

但少女,确实是说了告别,不太妙——虽然自己也曾唱过许多次想要死掉的歌,却并不擅长应对这样的情况。“真麻烦。”这样说着的我依然跑了起来,朝着少女的方向。

废墟的那边,又看见了熟悉的身影,耀眼的少女的身影,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更加呆滞的少女的身影。周围的枪对准了她,大概再前进一点就会进行射杀吧。

“再次见面了。”少女依旧朝我微笑,和第一次那样,呆滞的眼神,温暖的笑颜,但却没有向我挥手。

“啊……嗯,比起那个,你已经了解到了吧?已经出不去的事实。”

“那个啊,早就知道了,不过下决心还是费了不少功夫。”少女走向了我,总算走出了射击范围。“你玩过吗?FPS那类型的游戏。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以前不是有很多种吗,第一人称射击游戏,别看我这样也是很喜欢那种游戏的,”她漫不经心地笑了起来,“导弹与人群像爆米花一般爆炸开来,明明曾经很开心,现在想想真是令人不安的电子游戏。”

“……受到损伤的事物再也无法复原了,不管是什么都一样。”

“所以想去送死吗。”

“这样的未来我才不要,反正用这样不吉利的枪筒也不会开拓出新的未来,再说了,无论什么事情都会迎来终结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最后一刻见到你我很开——”

“两个人的话就不会寂寞了吧……”

……

“得成为温柔的人啊——”

 

终于轮到我们迎来了终结,这个城市,也不会将有灰色之外的色彩。


评论
热度(2)

© 盉与刀 | Powered by LOFTER